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钟廷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走进历史画卷 亲近祖先文明

把古书画收藏禁区变为自由的审美天地

2015-06-26 09:04:28 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钟廷良
A-A+

  自古以来,碍于价格高扬、真假难辨,中国古书画鉴赏与收藏就被视为皇家和极少数人除外的“禁区”。许多源自民间题材的优秀作品,在“被垄断”后,随即与爱美之心人人皆有的天下人拉开了距离。优秀作品“被垄断”、“与世隔绝”的现象,不仅使大众难得一见,也因“不识庐山真面目”而让民众真假难辨。如今,由于大部分古代名家书画被国家各级博物馆收藏,人们自然地对国家文博机构的藏品与展品坚信不疑。同时,也自然地会对非国家文博机构所收藏或展示的古代书画产生质疑。

  在国家弘扬传统文化和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的今天,不仅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古代文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更有越来越多走向富裕的人主张自己的文化权利,按照自己的能力和喜好收藏祖先的文明产品。但是,真假难辨造成的收藏“禁区”,如同在自己家里被设置了隔离带一样地令人不能接受和适应。爱无禁忌。在越来越多的人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今天,冲破“禁区”,大胆走进历史,亲近祖先留下的珍稀文物,欣赏先贤书画的真谛与魅力,正犹如大潮涌来,浩浩荡荡。

  爱好与知识是收藏和鉴赏的孪生姐妹

  对于仅为了解古代人文以及古书画的大致题材与内容而言,真迹或赝品或影响不大。而对于书画艺术爱好者或收藏者来说,面对古代书画作品,特别是有一定年份的,在不具备相关知识时,确为不易之事。人们知道的梁清标、吴芝瑛、汪士元、赵明诚、米芾等,都是著名的收藏家。其中,汪士元颇有学识,眼光独到,所藏精品包括宋徽宗的《晴麓横云图》,倪瓒的《静寄轩诗文》轴,沈周的《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和《湖山春晓图》等,共藏宋元明清名人书画138件。可谓一代大收藏家。

  古代收藏家大都为学识渊博的人。梁清标,河北正定人。明崇祯16年(1643)翰林,康熙23年(1684)擢保和殿大学士,康熙27年为宰相,他收藏古书画名满天下。 宋葆淳,山西安邑人,乾隆51年的举人。他善鉴别,韵书行楷、皆入能品,亦工篆刻。罗天池,广东新会人。道光6年的进士。精书画,懂鉴赏,为粤东四家之一。 方睿颐,安徽定远人。道光24年的进士。官至两广、两淮盐运使,擢四川按察使。他收藏的书画颇丰,精鉴赏。汪士元,江苏省盱眙县人。因其藏有宋徽宗画《晴麓横云图》立轴而得名。他在光绪30年为殿试第二甲第66名进士,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科举考试中取得进士称号的人之一。他是近代著名的收藏家、书画家和政治家。著有《麓云楼书画记略》。米芾,北宋书法家、画家,宋四家之一。曾任校书郎、书画博士、礼部员外郎。他在书法方面颇有造诣,擅篆、隶、楷、行、草等书体,长于临摹古人书法,达到乱真程度。

  由上不难看出,爱好与知识是收藏和鉴赏的孪生姐妹。大凡收藏名家,不仅多是大学者,还均对书画、诗文或金石篆刻充满热爱和颇深的造诣。从喜欢到热爱,从走进去到痴迷,通常是从门外汉到行家的必由之路。故此,若想在古代书画及文物鉴赏中游刃有余,打破禁锢自己的“禁区”,首先要珍惜自己的热爱,走进去,研究历史,弄懂相关历史和人物的来龙去脉,把收藏“禁区”变为享受学习过程,享受美感、享受快乐、乃至享受从中收获的自由天地。

  术业有专攻与触类旁通是博学的自然升华

  常言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意思说,找到特定规律有先有后(道是规律),而干事情要有专业精神和技术(术是手段)。尽管史上也有“大师自古是通才”的成功案例,但无论如何“通才”和“博学”,都离不开专业文化知识的这么一根主线。所谓“触类旁通”现象,是形容首先具有了类似的专业知识,对相邻、相近的学科就会较毫无专业知识的人上手要快得多。有了专业知识,全面掌握了“专攻”的技术要领,才能旁及相关,从而融会贯通。需要说明的是,“触类旁通”不是“跨界经营”。从元代的赵孟頫到明代的董其昌,他们都是古代书画的鉴赏和收藏大家。他们本身不仅是名满天下的大学者、书法家、画家,还是举世公认的鉴赏家和收藏家。

  所谓“通才”是以专业知识作为基础,在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进而全面发展的。这种融会与贯通,又全面的提升了艺术家整体水平。近代与当代的著名鉴赏家、收藏家张伯驹、袁克文、张葱玉、钱镜塘、张大千、吴湖帆、谢稚柳、徐邦达、启功等国宝级人物,都是书画领域的大师和举世推崇的学者。当代著名学者,美术评论家陈传席先生在他的著作里,无数次的说过这么一段话:“书画家,首先必须是一个文人,一个有知识有学问的人”!陈先生的这个观点,既是对当下某些书法家、画家所存在的问题而做出的呼吁,更是对书画艺术从业人员的一种基本要求。基于陈传席先生的观点,我们有理由延伸出另一个观点,即收藏和鉴赏更需要以文化知识为基础,更需要以历史知识作为引导,以专业学说作为依据。

  潮汕地区有句俗语,叫“术无儒不精”。意思是说,任何一门技术都离不开文化的支撑。文化,是书画艺术品画面图饰之外的附加知识。怎么走进古代书画审美的自由天地,主要是看传统文化的普及和是否具有专业知识。即通过传播,让人们对古代书画艺术品审美价值观的认同。其次是看有多少个人能参与进来,而要使更多人参与进来,就要看我们对这个领域的传播渠道和传播力度。从宏观上讲,就是通过媒体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国古代书画艺术品是美的。继而使更多的人以走近它并且可以拥有它。从微观上说,人人都可以欣赏古代书画艺术。只要你喜欢它,热爱它,通过学习与接触,你就可能了解它的时代特征,了解它的创作思想,了解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和特点,了解它美的价值。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坚持知识的分享与传播,为揭开古代书画神秘的面纱做出不懈的探索与解读。

 

  亲近古文明是打开禁区进入审美自由天地的通行证

  亲近古文明是打开禁区进入审美自由天地的通行证。许多书画爱好者的经验告诉我们,练就鉴赏能力,首先要常去参观各地博物馆的古书画作品,对古代书画作品进行近距离观赏。其次,常阅读一些有关古代书画的图录,有助于了解作者的生平与时代背景。多接触当代研究古书画的行家或阅读他们的著作。例如:《千年丹青》、《怎么鉴定书画》、《心印·中国书画风格与结构分析研究》、《美学散步》、《故宫藏画集》以及各个时期著名画家的个人画册等。进一步而言,还要多看一些当代的书画家作品展,达到欣赏当代、对照古代。并经常参加一些权威文博单位的艺术品讲座,参加或留意国内外的古代书画艺术品拍卖活动,最好还要主动结识一些有共同爱好和志向的人,达到取长补短、相互进步之目的。

  说起分享专业知识的重要,有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人深省。一位观众在看完一个古书画展后对我说:“这些看起来挺新的字画应该都不是真迹吧,看上去这么新,说是真的我也不信。”他的问题顿时令我思绪万千,使我强烈感到分享专业知识的重要。艺术品的收藏,讲究“真、精、新”。“真”是首要的,“真”即要求一定是真迹。“精”,是指该作品为精品或是具有代表性的。“精”,至少也应是作者总体水平之上的。“新”,就是要求所收藏作品整体保存的完好无损。纸(或其他材质)质洁净完美,墨色透亮如新。有一种“恍若昨日所作”之感者方为上上品。例如一次保利春拍上惊现的宋徽宗赵佶《写生珍禽图》真迹,作品不仅保存完好,画面栩栩如生,连墨色也温润如玉。其价格自然因为其完好如初的品相而高涨。可见,书画艺术品的“新”是多么的可贵。

  走进审美特区,进入鉴赏中华文化瑰宝的绿色通道,就是要求我们既要对中国传统文化心存敬意,又要对历史上各个时期的书画艺术成就产生浓厚的兴趣。在这两点之上,形成我们的审美观。当我们看到晋代王羲之的《兰亭序》时,我们会发现它流畅秀丽之美。当看到唐代颜真卿的书法时,我们要感受到它正气凛然的气宇与阳刚之美。当我们看到宋代范宽的山水画时,应该被那大气磅礴的北派山川河岳所震撼。当我们看元人倪云林落叶萧萧的画卷时,应该自然被那份静逸之气所赋宁静。构建了较好的审美标准,达到了一定的审美高度,古代书画的“禁区”,就为你开启了绿色通道,就自然成了你的审美的自由天地。

  相关链接

  清代四大书家之一刘墉小传

  刘墉号石庵,另有青原、香岩、日观峰道人等号,是清代著名书画家、政治家。刘墉对书学有独到的见解。其论书绝句30首《学书偶成》,就是他的书法理论。他的书法学古而不拘泥于古。据说,他的学生戈仙舟,是书法家翁方纲的女婿。一次,戈仙舟拿着恩师的书法作品叫其岳翁看。翁方纲看后说:“去问你的恩师,他的书法哪一笔是古人的呢?”戈仙舟将此话转给恩师,刘墉听后说:“我自成我书尔。去问你的岳翁,他的书法哪一笔是自己的呢?”从这件轶事可以看出,刘墉是“不受古人牢笼”,而要“超然独立”的。这正是他高于别人的地方。他的“我自成我书”与苏轼的“我书意造本无法”是一脉相承的。

  刘墉书从颜真卿出,但较之颜氏更显圆润浑厚,作书喜用浓墨,遂有“浓墨宰相”之称。他与翁方纲、王文治、梁同书并称为乾嘉年间国朝四大书家。亦有以来其与翁方纲、成亲王永瑆、铁保并称“翁刘成铁”。书法评论家包世臣《艺舟双楫》称:“文清少习香光,壮迁坡志,70以后潜心北朝碑版,虽精力已衰,未能深造,然意兴学识,超然尘外。”近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称“石庵亦出董(其昌),然大厚思沉,筋摇脉聚,近世行草作浑厚一路,未有能出石庵之范围者,吾故谓石庵集帖学之成也。”著有《石庵诗集》,刻有《清爱堂帖》。刘墉书法初看圆润软滑,若团团棉花,细审则骨络分明,内含刚劲。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钟廷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