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钟廷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一朵祥云出岫来——唐绪祥国画作品赏读

2016-06-12 11:01: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钟廷良
A-A+

  我至今仍保存着第一次看到唐绪祥先生作品时的那份怦然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其实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某种特殊味觉有些相似,比如第一次喝到最高度数的白酒或者第一次吃到辣椒一样。之所以“怦然心动”是因为唐先生作品所展现出来的那份“撞击力”实在太强了,正因如此,才使我有“烙印”一般的记忆存在。

  唐绪祥的画,首先跃入眼帘的就是那份大气磅礴的气势。中国画讲究“气韵生动”,既要有气韵,又要生动,这其实很难,但高手作画,往往都是迎难而上,化繁为简!因此,历代留传下来的经典书画作品才这么耐品、耐看、耐读、耐学!

  唐绪祥明显属于当代的作画高手。他爱画山林亭阁,爱画流水白云,从他的作品里,我能真切的感受到他的理想和精神境界。深山、老林、茅屋、流水、白云……这画面,这构图设色,真真美得令人陶醉;此情景,这份恬静,这份对大自然的崇敬,这份返璞归真的隐士情怀……我想,唐绪祥教授的作品所要表达的人文精神,所要寄托的理想情操就在这里了,这不正是陶渊明笔下的隐士生活么?这不正是唐先生所向往的“白云深处有人家”么?师从李可染、白雪石和张仃的唐绪祥懂得吸收师辈们的知识和营养,在吸取了李可染的浑然大气和深厚设色的基础上,从层层叠积到层层点染,进而,更加娴熟地参入了白雪石的轻灵与跳跃性的色彩对比。这一个人风格的形成是饱满的、和谐的!而且是个性鲜明的,这就是典型的“师而不泥”,师而用之、化之。

  我喜欢唐先生作品里的松柏,苍苍髯髯,以笔取气得其阳刚之美;我更喜欢唐先生作品里标志性的朵朵白云,以墨取晕得其阴柔之趣。再观其整体妙造,竟又有了惊人之发现——画里的白云既调和阴阳,又动静相交;既调和了色彩,又为作品留足气眼。

  哦!我恍然大悟。刚开始看唐先生的画,多少有一种“满”的感觉,“满”处理的好是一种气势,处理的不好便是“塞”。中国画讲究构图上的“留白”,留白既能让作品产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空灵效果,更有整体上“计白当黑”的美学要求。所以,不断深入地赏读唐先生的作品后,眼前始终都有几朵祥云轻轻地飘过,这委实是他的高明之处,这几朵标志性的白云,既成就了画里的气眼、又补充了“留白”。这就极好的解决了“满”的问题,让“满”留白,让“满”透气!唐先生,真高手也!

  张仃老人曾呼吁“守住中国画的底线”,而这个底线就是书法!当我看到唐绪祥的作品时,第一印象是色彩的冲击力特别强,这应该与唐先生的专业有极大的关系,深厚的工艺美术功底确实给了他创作上莫大的启发,因而,每每看他的作品,我总是会被他的这种色彩上的“撞击”紧紧地揪住!可是,当我看到他作品上的书法和落款时,一股暖流又涌上了心头,这源于对他书法上“入古”的赞誉。观其书,取法石门,参伊秉绶、崇宝子碑而自成风貌,再细读其画,便知其对于书画同源之领悟已了然于胸,你看,画树写柯,圆润苍劲;法物勾线,使转中锋。正是他的这种现代美学与师古情怀的有机结合,才使得他的作品独树一帜,焕发生机。

  写到这里,我才记起得给这几段文字起一个题目,于是,我闭上眼睛:山峰、树林、祥云……忽而想起越剧《红楼梦》里那一句动人的唱词——“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祥云出岫来”!

钟廷良 深圳一宝斋艺术馆馆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钟廷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